离开北上广深,家乡适不适合创业?这些湖北年轻人熬了过来

上观新闻 2018-10-28 09:56
【摘要】
“只要更多年轻人返乡创业,不怕受挫,坚持到底,那家乡的商业生态就会被一点点改变,而最终改变的将是家乡人的观念。”

在返乡创业的第4年,周宗凯又一次成了创业者。不同的是,这一次他不仅仅是白手起家,身上还背了近30万元的债。

所幸,4年之后,他熬了过来,他的企业成为湖北省赤壁市数一数二的装修设计公司。

在万千返乡创业者中,周宗凯的故事看似渺小,但又值得浓墨重彩。今年7月,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数据显示,返乡创业者的人数初步统计达到740万。不过,发展改革委就业司巡视员哈增友也表示,返乡创业确实存在一些痛点难点问题。

家乡的土壤到底适不适合创业?许多和周宗凯一样的年轻人,一次次问过自己。

有时候,数据本身就会说话。在长江中游的这座县级市,2016年成立的青年创业商会拥有150余位会员,2017年消失了近一半,2018年这个团体另起炉灶,聚集了30多位在赤壁站稳脚跟的年轻创业者。

这些让返乡创业梦“活”下来的人,都有着同样的答案——只要确立目标,无论多难,也不放弃。

回家

“我在大城市都能发展得这么好,在赤壁为什么不行?”周宗凯曾经焦虑无比。

10月21日,雨天,刚从工地回来的周宗凯梳着整齐的二八分发型,一身西装,脚上却踩着运动鞋,沾满了泥。“虽说这几年好了些,但赚钱还是难。”他对记者说。

回望8年前,他决定返乡创业时,信心十足。在赤壁本地论坛上,他看到了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,一幅幅规划图让他心潮澎湃。“我看着即将拔地而起的高楼,觉得市场太大了。”周宗凯念着老家一天天变老的父母,觉得是时候回去了。

周宗凯14岁那年,家里找同村7户人家苦苦凑来1000元,把他推着挤上了南下的火车。在深圳闯荡多年,他从小学徒当到项目经理,还在工作之余开班传授装修设计,规模最大时租下整整一栋楼培训学生。

“无论做得多大,总要回家,不可能一辈子在外面。”周宗凯狠下心,卖了深圳的房子和所有培训用的电脑,一路开回赤壁。

他拉着弟弟一起在赤壁开了装修设计店,取名叫“凯胜”,顾名思义,凯旋、胜利,创业成功。最初的目标是一年完成五六十单生意,但一年过去,却哑了火,目标只实现十分之一。

曾经在深圳忙到常常连饭都顾不上吃的周宗凯突然闲了下来。他投了几十万元在赤壁的大街小巷打广告,徒劳;他主动上门询问需不需要装修,无果。家乡人往往直接请熟人帮忙装修,再找找木工、油漆工就够了。

好不容易有单子,开着豪车戴着金表的大老板开口豪爽,签的都是最贵最好的产品和设计,交了定金,到付尾款时却犯了难。“实际上,在小县城,很多都是熟人,大家都赊账,几年都要不回钱。”周宗凯拉不下面子去要账,只得倚赖老本继续做生意。

原本一心往前冲的他,仿佛被一堵墙挡住脚步。他甚至觉得,难以融入土生土长的家乡。

丁流也遭遇过类似困境。他回赤壁开的餐馆,有人赊账久不归还,他拉下脸去要账,对方不是躲,就是说资金周转不过来。一次又一次,他被拖得精疲力尽。“有这个时间,还不如想着接下来怎么赚钱。”直到现在,当年别人赊的账,还剩几十万元没要回来。

丁流十几岁就外出打工,在广州的餐饮生意做得红火,最多时开了七八家店,年收入达到几百万元。他想把粤菜引进赤壁,让家乡人也学着喝汤养生。起初还有人来尝鲜,可吃不惯,餐馆渐渐门可罗雀。丁流记得清晰,2013年底回乡时,他连家乡话都不习惯说,别人笑他装,他不得不重拾家乡话,“我真不是装。这么多年,每年在家时间可能就是过年,不到几天又得赶回广州忙生意……”

回赤壁前,谢红燕在上海做形象设计。她跟丁流不一样,她坚持说普通话,而且妆容精致,出门必戴小礼帽。她在赤壁开了美容护肤店,要求所有员工仔细化妆,“只要做我的员工,就绝对不能邋遢”。

谢红燕迷恋人来人往的感觉,“在赤壁,走在路上,大家都慢慢悠悠,晚上也没什么夜生活,刚回来适应了好久”。她偶尔会怀念上海的街头。

碰撞

罗辉去工商注册公司时,工作人员告诉他,这是赤壁第一个涉及到互联网、营销的公司。

不爱应酬的罗辉,有时觉得“格格不入”。觥筹交错中,唯有他像个局外人。只有在聊起互联网时,他眼里才会放光,滔滔不绝。他抓住一切机会向周围的人讲互联网、营销,哪怕是在酒桌上。

刚创业时要推广移动支付APP,罗辉才讶异发现,在大城市几乎遍地开花的扫码支付,在县城几乎没人听过。100个人里,竟有20多个都以为他是骗子。直到他和员工当面转钱给老板,人家才勉强相信。

周宗凯也被怀疑过是骗子。从深圳回来的他,想做当地的建材电子商城,为客户提供一站式定制服务,同时也想通过线上支付避免赊账。他说服了十几位代理商进驻,还投了好几万元推广网站,却终未做成一笔生意。不仅是代理商,连客户都皱眉,“在网站上付钱还是算了……”苦撑了几个月,最终,网站成了摆设。

烦恼远不止此。“很多时候,不是我们在挑人,而是人家在挑我们。”罗辉告诉记者,他曾为招不到人而焦头烂额。文案的招聘信息在网上挂了好久,也无人应聘,他只能让公司里的策划先学文案,手把手教。

有体制内的朋友告诉他,不要提初创公司,在赤壁,连体制内的单位找人力资源部门要人都难,能拿到的简历最好也不过是三本院校毕业,再往上面的咸宁市寻,连二本毕业生都抢手。

而且,这还是一群随时可能撂担子的员工。有人做不到几个月就辞职,临走前告诉罗辉,“你这里挺好,但我怕你坚持不下去”。罗辉能理解,在赤壁,年轻人大可在机关或事业单位谋份稳定工作,家里有车有房,的确没必要守着小小的初创公司。

创业者聚在一起时,常常抛出相似的烦恼。在大多数人都习惯于安逸平淡的小城,这些满怀雄心的年轻人,脚步显得太快了。

“尤其到了年底,隔几天就有员工来请假。人人都这样,厂还怎么运作?”从深圳回赤壁开家具厂的魏岚,起初还按照当高管时的经验,给工厂制定了严格规章。但他慢慢发现,没几个人执行,只得放宽制度,忍气吞声“惯”着员工们。

“在大城市,员工走了很快就能找到人来接,但在这里,半天招不来一个人,活没人做,怎么跟客户交代?”魏岚叹口气,摇了摇头。

周宗凯还曾因合作伙伴而狠狠跌跤。创业第二年,有熟悉的大代理商找到他,想要合作,周宗凯觉得,两个人总比一个人的路要好走得多。但几年下来,他跑工地、做设计,那边留下的全是稀里糊涂的账。周宗凯不仅没赚到钱,还平白被卷进一堆捋不清的债务纠纷。

得知远在深圳的表弟风风光光赚了大钱,周宗凯心里也会犯嘀咕,可他仍旧从未后悔过返乡创业,“有谁创业不苦呢?只要坚持,总有触底反弹的那天”。

广信万汇城 (售完)
均价:12000 /㎡
联系电话:400-819-1009转100389
江夏区庙山办事处江夏大道14号(武昌理工学院旁)
(责任编辑:陈岚)

1 2 下一页 显示全文

相关阅读

热门阅读

为您推荐

参与评论

全部评论

暂无评论

  • 武汉着社会竞争的日益激烈,家长为使孩子不输在读书的起跑线上,不惜花费重金购置一切属于教学质量好的房产。但是选不好的话又会给家庭带来很大的负担。
亿房江夏买房群②
QQ群号:330818565
+加群

报名成功~客服人员将会尽快与你联系~

您还可以在 “用户中心 >> 我的订单” 实时里查看订单处理状态

确定报名
打赏
我的积分 5800
1积分 5积分 10积分 50积分 100积分 200积分
积分
打赏
  • 武汉新房
  • 热门商圈
  • 武汉地铁房
  • 武汉楼盘
  • 特色选房
  • 推荐页面
  • 武汉二手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