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专栏  楼市头条 阅读更多内容 + 订阅

拆迁过后,他们似乎戴上了甩不掉的紧箍咒

大胡子说房 2018-12-26 10:00
【摘要】
“在当今中国,有什么暴富途径?我想除了像之前我们讲的独角兽公司小米上市,早期员工凭借期权身价暴涨,本轮房价暴涨之下,最普遍的应该就是拆迁了。”

最近有部大火的电影——《西虹市首富》,讲述的是:三流守门员的王多鱼(沈腾饰)穷苦又失业,忽然冒出一个失散多年的二爷,老人家去世留下300亿的财产,他是唯一合法继承人。但要继承300亿,有一个条件:在一个月内花光10亿。

否则,一分钱也继承不到。

经过一番瞎折腾之后钱怎么也花不完,反而更多了,最终,王多鱼设计了一个“假保险,真慈善”的项目,钱终于越来越少了,也算完成了这项任务挑战。

这是一部暴富与人性的电影。

拆迁过后,他们似乎戴上了甩不掉的紧箍咒

一夜暴富是很多人的梦想,比起电影里的这场闹剧,我更想和大家聊聊暴富这件事。

在当今中国,有什么暴富途径?我想除了像之前我们讲的独角兽公司小米上市,早期员工凭借期权身价暴涨,本轮房价暴涨之下,最普遍的应该就是拆迁了。

在这一轮房价暴涨中,从一线城市→强二线→弱二线城市→三四线城市,房价轮动上涨,房子越盖越多。可以说,全国的拆迁也是这一条路径,一二线城市旧改、三四线城市棚改,把整个中国能拆的都重拆了一遍。

而在拆迁中,很多都是属于货币安置,这些人暴富之后,他们中大部分不是拿来买房,我采访了两个拆迁故事,以小见大,来说说那些依靠拆迁暴富的人最后都怎么样了?

拆迁过后,他们似乎戴上了甩不掉的紧箍咒

老王所在的村,正好是靠近一线的三线城市,所以近年来开发商都涌入来做房地产开发。老王所在的村刚好遇上拆迁,在确定拆迁之前,虽然还没有拿到钱,但村里已经组织要去团购豪车,团购的都是豪车—奔驰宝马奥迪。对于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农民来说,一下子拿到几十万甚至是几百万,不是一个小数目,而且这只是开发商给的第一笔安置费。

老王,51岁,拆迁之前,家里一直都不宽裕,甚至连小康都算不上。可是,在拆迁款下来之前,他就跟着村里团购了一辆宝马。

老王本来就是属于比较好赌的,在拿到150万的补偿款之后,老王每天也不干活了。每天除了睡觉,就是窝在村口超市的二楼赌博,甚至连吃饭都是集体点外卖。这个超市之前还做点小生意,村里有了征地拆迁之后现在成了赌档,每天大门紧闭,屋内人声嘈杂,烟雾缭绕。一开始他们只是玩扑克、打麻将、推牌九,后来就进阶到赌币机和带有赌博功能的电子游戏机。

在拆迁之前,老王是几十几百赌,拆迁之后,就是几千几万赌。

“没什么事情干,就想去找点乐子,拆迁款来得太容易,所以输了不是很心疼,输了就想着赢回来,没想到输了这么多。”老王叹气说。

一年之后,村里的赌档越来越少,而他拆迁拿到的几十万赔偿款也已经赌完了。

现在,老王只能重操就业去卖猪肉,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,每天四点多去起床去进货、卖猪肉。

拆迁过后,他们似乎戴上了甩不掉的紧箍咒

老刘和老王是一个村的,自从拆迁之后,老刘也变得趾高气昂起来,发了笔“地财”,对于一个之前都是面朝黄土拿着200元/天的工地开挖掘机的工人,手里突然多了两百多万,那种暴富的心理,就像挖着挖着,突然之间挖到了金子一样。

一方面他到处去看房,看有什么投资机会,最后还是决定回购了村里的一块宅基地,在村里团购车的时候,他挑了一款最便宜的丰田卡罗拉,十二万。由于思维的固化,老刘也不懂如何规划自己的钱,因为老刘就是个开挖掘机的,他拿到了拆迁款之后,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去开挖掘机了,但是他也不想让自己的手艺失传,于是给自己的小儿子买了一台二手挖掘机。

老刘的大儿子是本科出身,原来在广州创业,当时事业上遇到了点问题,因为家里拆迁,是按照人口分钱,在城里某事业单位给他儿子找了一个城管的工作,生活很稳定,每天就是上街巡逻。

因为村里是按照人口赔钱的,老刘的大儿子是93年,小儿子是95年的,在他们得到拆迁的消息,就赶紧召集他的两个儿子回来相亲,从相亲到结婚,不到两个月,然后又投入到快速生小孩中,所以可以赶在第二波征地的时候,获得更多的拆迁费。

拆迁过后,他们似乎戴上了甩不掉的紧箍咒

原本老刘觉得自己买了宅基地,到处去看投资项目,觉得自己已经把钱用得很好。

一年后,他看到大儿子曾经的合作伙伴在深圳创业成功,开了一间小公司,生意做得有模有样,不仅在深圳付了首付买了房,也在环深惠阳投资了一套房子。而他原来以为一辈子吃喝不尽的拆迁款,不断在减少。买宅基地、二手挖掘机、给两个儿子结婚养小孩,钱不断在减少,而他的两个儿子跟别人的差距越来越大。

拆迁把他们一家的未来都毁掉了,为了争取更多的拆迁款,他让大儿子放弃创业回家结婚生小孩,然后干一份看不到未来的工作。他的小儿子原本跟别人学着包工程,而现在是几天零零星星地出几趟工去开挖掘机,而他们现在都有了家庭,在本该奋斗的年纪过早地背上了养家糊口的重担。

拆迁是把双刃剑,不是所有人暴富之后都能守住财富。娶媳妇、生孩子、开挖掘机的小儿子,白天去开挖掘机,晚上带小孩。而大儿子是合同工,原本他也是大城市的有为青年,而因为拆迁,他就只能回到老家做一份平庸的工作。

而且因为突如其来的财富+迅速组建家庭,大小儿子和他们的妻子没有感情、家庭矛盾激烈,整天家里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闹得鸡犬不宁。

事实证明,如果把婚姻或者家庭当作一项生意来经营,寻求利益最大化,最后一定会受到生活的惩罚。而这一切都源于拆迁。

拆迁过后,他们似乎戴上了甩不掉的紧箍咒

难道老王和老刘是孤例吗?当然不是。

这个村子的老人组团去泰国旅游,虽然团费是不贵的,而且泰国的物价也不高,但是他们基本上是每人花了一万多用于买东西,有的甚至花了好几万,五天,他们在泰国的各大商场扫货,花了不少钱。拆迁之后,村里抱团旅游、团购豪车、开赌档的多了,工作的人少了,多是在消磨生活。

而且在采访过程中,我发现,不仅仅是这个村子,其实是有很多黄赌毒的团伙,甚至还有很多理财骗局,就是盯紧了拆迁户的。

对于这些拆迁户本身而言,他们大多是传统的市井人家,甚至是小学都没有毕业,并没有驾驭过多财富的能力。拆迁暴富来得过于容易,被钱砸中的感觉,平常人是无法想象得到。

这些失地拆迁农民,缺乏正确的财富观念,缺少正确的理财、用钱买房的意识,无法稳健地驾驭和把握手中的财富。毕竟钱来得太容易,钱来得太突然,反而让一部分人开始了迷惘、开始了堕落、开始掉入了被钱玩弄的漩涡。

一夜暴富后,这颠覆了部分农民原有的致富模式和社会观念,他们面对熟悉的土地突然离去,生活方式的剧烈改变,猛然增加的财富,部分农民显得不知所措、迷失、茫然。一些人不愿上班,坐吃山空、报复性消费、甚至有人湎赌博、染上毒瘾,迅速返贫不是少数。

《西虹市首富》是一部讲诉暴富与人性的电影,而拆迁暴富返贫却是真真实实考验人性的人生。

放眼中国,很多拆迁户暴富之后又迅速返贫,土地或房子也没有了,钱也没有了,这似乎已成了一个魔咒。

原来,所有命中注定的礼物,都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文章来源:大胡子说房

部分图片内容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,仅供学习交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并不代表我网观点。

点击590831346加武汉买房交流群,获取更多业内动态。

2019武汉房地产发展趋势论坛火热报名中点击下方图片,立即报名。

滨江金茂府 (待售)
均价: 待定
联系电话:400-0271717转199364
武汉市汉阳区晴川大道与两湖路交汇处
(责任编辑:杨红)
0
0
0

相关阅读

专栏最热

参与评论

全部评论

暂无评论

  • 武汉着社会竞争的日益激烈,家长为使孩子不输在读书的起跑线上,不惜花费重金购置一切属于教学质量好的房产。但是选不好的话又会给家庭带来很大的负担。
    • 东方不败大魔王:
      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
打赏
我的积分 5800
1积分 5积分 10积分 50积分 100积分 200积分
积分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