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专栏  楼市头条 阅读更多内容 + 订阅

华为、万科叫大哥,平安叫爸爸,这个企业存在147年,凭什么?

地产营销总 2019-01-10 09:14
【摘要】
“我这里说的可简单,但滔滔江水六亲不认,跑一趟船等于在鬼门关走个来回,都是些吃不上饭的人,在这个行当里“拿命换点口粮”。”

1862年夏天,一个破衣烂衫的人跳水自尽了。

那时候是清朝末年,穷人走投无路寻个自我解脱,不是什么新鲜事,可偏偏他是个有正式工作的人。

他这一解脱,可惊动了他的东家——王永盛。

王永盛经营的是沙船生意,就是用木帆船在长江上来回跑运输。

我这里说的可简单,但滔滔江水六亲不认,跑一趟船等于在鬼门关走个来回,都是些吃不上饭的人,在这个行当里“拿命换点口粮”。

可自从大清朝廷签了《南京条约》、《北京条约》,洋人的轮船就来了。

不论是载重、速度、安全甚至价格,木帆船都不是轮船的对手。

就那时候起,整个沙船行业从东家到伙计都揭不开锅了。

整个行业眼看要完,有活路的开始琢磨改行,没活路的开始琢磨改命。这不就有了第一个感觉实在没活路的,索性寻了短见。

这件事让王永盛终于下定决心,要做那件他琢磨了好久的事——向朝廷上书请愿。

王永盛在请愿书中恳求官府对洋人硬气点,规定:将大豆、漕粮的生意划归中国沙船专营,外商不得插手。

这王永盛有文化,在请愿书中把利害关系,摆的明明白白,意思是:

这份请愿书被递到了时任北洋大臣的李鸿章面前,看到“十余万船工”、“造反”,这位老臣惊出一身冷汗:太平天国还在闹腾,大清国怕是再遭不住这一乱。

李鸿章将请愿书赶紧转给总理衙门,一心想要推动此事,但却被英国公使一口回绝,并且轻描淡写一句: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,须全部由清政府负责。

琢磨来琢磨去,大清朝廷还是觉着洋人翻脸更可怕,只能将此事不了了之,作为安抚,朝廷减免了沙船行业三成税赋,但还是没能挽回传统沙船运输业的没落。

当时正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,主推“自强”,决心与洋人在战场上争个高低。

但另一个“战场”,中国民族工商业正在被洋人踩在脚下,却没能引起注意。

古人灭国以兵,人皆知之;

今之灭国以商,人皆忽之。

——康有为

点击590831346加武汉买房交流群,获取更多业内动态。

2019武汉房地产发展趋势论坛火热报名中点击下方图片,立即报名。

远洋东方境世界观 (在售)
均价:23500 /㎡
联系电话:400-0271717转199962
汉阳大道钟家村地铁站b出口旁

01

十年后,1872年,洋务运动的地方领导人李鸿章,渐渐感到力不从心。

之前的洋务运动信奉军事工业“自强”,但军舰、枪炮、燃料全都需要银两。

而大清朝廷自第二次鸦片战争失利就再没富裕起来,这些年来全靠着拆东墙补西墙维持,再伸手向朝廷要钱,恐怕老佛爷要翻脸,到时大家都没好果子吃。

那一年,洋务运动的大方向变成了“活下去”,寻求「中华民族破局」的方式由军事工业转向民用工业。

李鸿章想起了王永盛还有那十余万船工,此时在长江上跑运输的,已经都是洋人的轮船。

李鸿章决定还了当年王永盛的愿,开始全力筹办历史上第一个由官府扶持的民用企业——轮船招商局。

至此,国家社会精英第一次被吸引向商业,泱泱天朝的社会资源第一次向商业倾斜。

经过一年的筹备,1873年,轮船招商局开始在长江上和洋人“抢肉吃”。

洋人的轮船公司则联手压价,想要逼垮这个中国企业,李鸿章在朝廷求爷爷告奶奶为其争取便利,才使招商局立稳脚跟。

招商局也挺争气,仅4年后,招商局就以220万两收购了占长江航运80%份额的美资旗昌轮船公司,并且盈利42万两。

当年,申报刊文:

李鸿章自称创办招商局是:“开办洋务四十年来最得手文字”,并向朝廷上书:

那得意的架势,好比亲孙子出人头地,当爷爷的逢人便夸,也确实,不论是洋务派还是民族工商业,都太需要这么一场“胜利”了。

此后,招商局接连创办了中国第一家轮船保险公司“仁和保险”、第一家银行“通商银行”,铺设了第一条专用电话线、第一条专线铁路……

似乎洋务派的改革就此踏上了正轨,一切都在变好,可惜……

1895年,中日甲午战争,洋务运动的最大成果“北洋水师”全军覆没,洋务派就此被人抓住“小辫子”失了宠,洋务运动正式告吹。

「民族商战的旗舰」——轮船招商局也受累于朝廷中的互相撕逼,逐渐衰落。

1909年,晚清的“背锅侠”李鸿章在签下《辛丑条约》之后,口吐鲜血归西。

吾敬李鸿章之才;

吾惜李鸿章之识;

吾悲李鸿章之遇。

——梁启超

02

1937年,民国时期,那时候中国就像一盘散沙,虽说有个国民政府,但各地方派系都有自己的“小算盘”,日本人也就是瞅准了这点,敢于得寸进尺,没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。

此时国民政府的蒋校长正在盘算着,在上海主场作战,一定要搞出点大动静,争取到国际势力的出手相助。

当年8月,淞沪会战爆发,其实在这之前,两方军队从没有拉开架势,好好干一架的经验。

所以两方统领脑子里都有同一个想法:我要是认真起来,对面就是面团捏的。

怎料,中日双方在战场过了几招,又都爆出了同一句感叹:我滴妈呀,这么强?

蒋校长没料到,日军人数不占优势,但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,自己硬是没占到便宜。

日本人没想到,说好的中国是一盘散沙,怎么这次地方军阀部队也不远万里的过来拼命?

其实吧,直到淞沪会战的枪声响起,各方势力才都明白过来:再不拼命,就都要没命。

于是这淞沪会战越打越惨,前方将士的拿命去拼,后方企业民众的日子也轻松不得。

毕竟蒋校长也没想这一战把“家底”都打光,所以该留的后路还得留。

上海位于长江出海口,民用设施的内迁;军备物资的增援,都要走长江水路,于是这担子便落在了招商局头上。

当时的招商局虽说没了晚清那会儿的风光,但也没忘了国破家亡的利害关系,便开足马力抢运物资,而且大小轮船53艘,全都做好了最坏打算。

当年11月,国际势力光在那喊加油,蒋校长顶不住了,上海沦陷,日军开始沿长江进犯。

而招商局早就料到,国际势力就这尿性,于是一边抢运物资,一边沿途给日本人“下绊子”,在各个重要的长江要塞港口,分别自沉轮船共24艘。

这些沉入江底的轮船装满砂石配重,并以铁链相连,形成了一道道“水下防线”,生生拖住了日军进攻的步伐。

城投瀚城璞岸 (在售)
均价:23000 /㎡
联系电话:400-0271717转107245
武汉市洪山区雄楚大道450号

据统计,至1945年抗战结束,招商局抢运军民物资47万余吨,协助军民后撤144.3万人次,而代价是招商局运力被日军摧毁近70%,可谓“结结实实挨了8年揍,全身上下只剩裤衩子了”。

本以为抗战结束,就能迎来安生日子,却不曾想招商局又被拖入解放战争,这仗又打了5年。

1949年,蒋校长败退台湾,声称:若得美国人支援,定能卷土重来。

招商局一看:“得,老蒋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主,还在外国人身上押宝”。

当时招商局被国民党军队接管,并且被一分为三。

除去被掠去台湾的部分,留在上海、去往香港的部分,相继起义,意思就说不跟老蒋玩儿了。

于是蒋校长恼羞成怒,派特务四处捕杀起义船员,招商局这才明白过来:“咱们心里装着国,这在老蒋眼里只是祸”。

至此,招商局走过晚清动荡、扛过战争摧残,这次将自己的命运与新中国牢牢绑在了一起。

苟利国家生死以;

岂因祸福避趋之。

——林则徐

03

咳咳,下面要正经点了啊。

1979年1月,一个多月前,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改革开放,此时招商局“第29任掌门”袁庚,从中南海里走了出来,他提议在广东宝安设立工业区的请求,刚刚被中央批准。

传说中央本来划给招商局一个半岛,共计30多平方公里往上,但袁庚“没敢要”,只挑了半岛尖尖上2.14平方公里的一片荒滩,他向中央许诺:这里的开发建设不向国家要一分钱。

这片荒滩就是蛇口,离当年林则徐禁烟的左炮台不远,就这样,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的设立,既没有列入国家计划,也没有财政拨款,只有一句:“让你们去杀出一条血路来”。

至此,时隔107年,招商局再一次被推到了改革的风口浪尖。

当年7月8号,蛇口工业区第一声开山炮炸响,但袁庚心里可不轻松,他明白蛇口的成败在于能不能才冲破意识形态的条条框框,这可是条“险路”。

那时候不论是工人还是干部,都是吃“大锅饭”,干多干少一个样,开工2个月,连个大概样子还没有,而第一期码头工程按照合同约定,必须在8个月内完工。

10月,蛇口工地上开始实行“定额超产奖励制度”,简单说就是多劳多得,别看现在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在那会儿可是全国首创,不少人明里暗里的“说酸话”。

但制度一实行,工人干劲大增,工程提前交付是摆在台面上的事实,所以袁庚并不在意“酸话”,他怕的是“闹笑话”。

当时蛇口工业区许多老干部都是组织介绍来的,面对国外考察团出了不少“洋相”。

有干部问英国剑桥大学考察团:“你们建多大的桥?”,还有干部问:“人家美国人讲英语,你们英国人讲什么话?”

东原启城 (待售)
均价: 待定
联系电话:400-0271717转198375
烽胜路与白沙五路交汇处

不久之后,在蛇口工业区第一届管委会的就职典礼上,袁庚宣布:废除干部职务终身制。

就此,干部砸了“铁饭碗”,一年投票,两年改选,袁庚又给全国上了一课:“不痛不痒的,叫什么改革?”

1981年,蛇口工业区提前17年对住房制度进行改革,并成立了房地产科,把职工住房从福利型改为商品型。

这个房地产科可不简单,在16年后成为了“招保万金”四大天王里的“招”——招商地产。

2年后,蛇口工业区立起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的巨幅标语,三十岁出头的王石受到这个口号的感召,辞职下海倒腾起了鸡饲料。

同年,一个叫马明哲的年轻人来到蛇口,在工业区劳动人事处,谋了一份司机的差事。

1987年,袁庚在招商蛇口孵化了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——招商银行。

同样是这一年,一位43岁的解放军退役军官,带着凑来的2万块钱,注册了一家公司,取名——华为。

次年,招商局孵化新中国第一家商业保险公司——平安保险,马明哲由此开始了他的“成神”之路。

至此,招商局已由一家总资产1.3亿元的航运企业,发展成为资产达200多亿元的综合性企业,业务涉及交通、地产、金融。

1993年,75岁的袁庚申请退休,招商局第29任掌门人共掌舵15年,功成身退。

令人意外的是,一路充当改革尖兵的蛇口开发区,竟然开始失去光芒。

此后,由于其他沿海经济开发区的崛起,使得蛇口开发区的利润来源,越来越依赖房地产。

于是,因为█████,████的原因,蛇口开发区于2004年被撤消。

前后算下来,蛇口的辉煌持续了25年。

爱迪生首次点亮的白炽灯只带来八分钟光明;

但这八分钟却宣告了质的飞跃;

世界因而变得一片辉煌。

——袁庚

04

时至今日,万科地产称王、平安风头正旺、华为民族骄傲……

招商局集团则响应国家号召“走出去”,产业遍布六大洲,共53个港口,意在复制“蛇口奇迹”。

而招商地产却逐渐跌出了房地产的第一梯队,其市值一直在千亿门外徘徊,有人评述到:“招商地产这个老大哥,完美的错过了地产黄金十年”。

不过到了2015年,招商蛇口吸收合并招商地产,并且重新上市,市值挤进房企前三,股票代码取为寓意深刻的“001979”,或许他的故事正在重新开始。

还有袁庚他老人家,活到了99岁,于2016年病逝,各位如今闪闪发亮的大佬们,纷纷悼念他当年的点拨恩惠。

再说当下,2019年,有句话传的挺开,您一定听过,叫做:“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。”

总爷没什么文化,老觉着这话意思是:往后十年,您就别想翻身了。

可能就是因为没文化,看到这种“云里雾里的漂亮话”总觉得捉摸不透。

于是便去刨根问底一番,原来这句“漂亮话”的根据是:18年,资本市场软了,人口红利没了,全球经济衰了。

我呸!

咱不说18年,就说19年算到今天,拢共过了9天,凭什么说接下来356天都没希望?

日本45年遭了两颗原子弹,缓了4年就把气喘匀了,凭什么说咱们未来10年都不好过?

请问这是两眼一翻掐指算过,还是两腿一蹬我穿越过?

要我说,您往上细数这157年,上面这个企业,乃至咱们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,什么时候容易过?

哪次不是被打的稀巴烂,然后自己站起来收拾收拾继续朝前走?

(责任编辑:肖雯静)

上一页 1 2 3 4

参与评论

全部评论

暂无评论

  • 武汉着社会竞争的日益激烈,家长为使孩子不输在读书的起跑线上,不惜花费重金购置一切属于教学质量好的房产。但是选不好的话又会给家庭带来很大的负担。
    • 东方不败大魔王:
      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说的太好了,点赞!
打赏
我的积分 5800
1积分 5积分 10积分 50积分 100积分 200积分
积分
打赏